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第173章 三灾同盟

本章节来自于 王国血脉 143/143156/
    萨克埃尔的话语响起在耳边,于残垣断壁间回荡,却像是城楼里敲响的铜钟,声声萦绕,遍遍回传。

    感官魔能师。

    刑罚骑士所言实在太过惊人,以至于泰尔斯好一会儿才从震惊里回过神,思考这番话背后的惊悚意蕴。

    感官。

    这是,什么阈名?

    鸦雀无声的地牢里,泰尔斯怔怔地想道。

    而且,她还是,还是星辰先王,艾迪二世的王后?

    她跟血色之年又是什么关系?

    这个晚上给泰尔斯的震撼实在太多了。

    泰尔斯甚至都没有时间去顾及旁人的反应,只能从身边紊乱急促的呼吸声里感知众人的情绪:

    小巴尼恍惚着,贝莱蒂捏紧了自己的武器,塔尔丁和纳基齐齐瞪大了眼睛,布里的呼哧声与坎农的低声呜咽相继响起,塞米尔眼神凄厉,快绳则紧紧咬着自己的左手食指,努力让自己变得不起眼一些。

    “不,你是说,你是说”

    地牢里传来次席后勤官萨斯奈颤抖的呼吸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不可思议地望着胸膛起伏,情绪不稳的萨克埃尔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当年她进宫的时候,我们都见过菲奥莎王后,都记得她是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刑罚官贝莱蒂脸色苍白,似乎不敢相信记忆中的过去:

    “那时,即使凯瑟尔王子在婚礼上把滚烫的红茶泼向她,她也没有”

    刑罚骑士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问题是,你所记得的究竟是她的样子,还是感官魔能师想让你看见的样子?”

    贝莱蒂眼神微滞。

    只听萨克埃尔阴冷地质问他:

    “扪心自问,你所看到的,究竟是王后菲奥莎,还是灾祸芙莱兰?”

    芙莱兰。

    默念着这个名字,泰尔斯深吸一口气,眼中闪过迷惑。

    芙莱兰?

    突然,泰尔斯的记忆震动了一下!

    像是有一道钟声从久远的过去敲响。

    泰尔斯的眼神渐渐凝固。

    芙莱兰

    他听过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泰尔斯迷惑地看着震惊莫名的众人,死命回忆着。

    他一定在什么地方听到过,只不过当时的他,对,他当时一定在做一些不能分神的事情,所以没有在意。

    到底是在哪里?

    “陛下的王后,她是个,是个”小巴尼双眼无神,喃喃自语,似乎还在消化着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塔尔丁的笑声勉强传来。

    “不,她在位的时间里从未做出任何不正常的她连鸡都没杀过一只!”

    塔尔丁期盼地看着萨克埃尔:

    “也许是你误会了,或者认错了”

    但刑罚骑士显然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“我一开始也是这样想的,我也希望是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萨克埃尔缓缓地道,眼底闪过阴霾。

    “比任何人都希望。”

    他那副带着绝望与疯狂的灰暗脸色,让所有人心中一沉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。

    “哈,哈,哈,哈”

    众人扭过头,只见塞米尔捂着脸上的烙印,闭着眼睛双肩抖动,毫无顾忌地大笑起来: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背叛的理由?”

    “你之所以让我们背负了这么久的愧疚和污名,折磨与痛苦”

    塞米尔的笑声里带着凄楚:

    “到头来,就因为国王娶了个来历不明的女人?”

    他笑着摇头,可一对阴寒的眸子里却殊无笑意。

    听闻此言,萨克埃尔的脸色更见黯然。

    “你不明白。”骑士艰难地摇头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锐响传来,却是小巴尼将他的剑狠狠扎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我确实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小巴尼似乎受到了很大的打击,用尽气力才挤出断断续续的语句:

    “国王陛下要娶谁,灾祸也好,巨龙也罢,甚或精灵乃至兽人,无论那如何荒谬,如何诡异,如何不合常理,如何让你难以忍受”

    小巴尼停顿了一下,脸颊一抽,随即决绝地开口:

    “但那都是陛下的决定!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满,如果你质疑,那就堂堂正正地向他抗议和谏言。”

    他越说越是愤然:

    “那不该是你参与谋逆,通敌弑君的借口!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哪个词刺激了萨克埃尔本就敏感且不稳定的神经,后者痛苦地低哼一声,同样把手中格斗斧在地上重重一顿!

    咚!

    “我做了!”

    萨克埃尔像一头发怒的野兽,脖颈周遭青筋暴起,须发贲张,凌厉的眼神如刀锋般横扫四周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被他震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试过直接劝谏陛下,警告他来自枕边的威胁,但他总是一笑置之,恍然不觉。”

    “我试着联络仍忠于王室,备受国王信任的贵族,寄希望于他们能对陛下施加影响。”

    刑罚骑士一句一顿,声声愤懑。

    “我试着求助王储,求助秘科的汉森勋爵,但是没有用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萨克埃尔露出沉痛的神色,颤抖摇头:

    “太迟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们面面相觑,在这其中,尤以小巴尼和塞米尔的眼神最为冰冷不赦。

    刑罚骑士垂下头,紧绷的肩膀和语气一同软了下来,其中流露出无助和绝望:

    “不知何时开始”

    “陛下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,曾经温和宽容的他,变得强硬而刚愎,说一不二”

    他迷茫的眼神慢慢汇聚起来,似乎要从眼前人的目光里寻找认同: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的,你们见过的”

    “他与重臣们的御前会议越来越简短,召见私人顾问却越来越频繁”

    “他开始疏远群臣,无视谏议,甚至包括他血脉相连的家人:收回王储的任职,斥责统军的第二王子,远贬自己的公爵兄弟”

    心神动摇的泰尔斯听得不禁蹙眉。

    骑士的控诉和苦语仍在持续:

    “他跟大封臣们的关系越来越差,甚至当众痛骂素来交好的北境公爵,发令斥责心存不满的刀锋公爵”

    “他强势地颁发王令,还召开高等贵族议会重惩忠心的贵族,抄查异议的臣子,偏信蛊惑人心的奸佞和煽动国政的妄人”

    字字嘶声,句句痛苦。

    “他下令增税,扩军,借债,清吏,每一项命令都在挑战国境内每一位臣民的耐心,无论是忠于他的,还是不满他的”

    听着萨克埃尔的话语,许多前王室卫队们的人眼中现出惆怅和缥缈。

    “直到国境内民不聊生,群情汹涌,臣属离心,叛乱四起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萨克埃尔抽动着双肩,像一个满布恐惧的孩子一样,颤声开口:

    “那时我就知道,我们敬爱的艾迪陛下,那个曾经的常治之王,已经不再是我们的陛下了。”

    周围的听众们表情不一,或愤然或悲哀,或犹豫或神伤,但都默默不语,仿佛后者的话戳到了他们的弱点。

    不再是我们的陛下。

    泰尔斯恍惚地听着这句话,却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们原本的艾迪陛下

    是怎样的呢?

    或者说,应该是怎样的呢?

    萨克埃尔的声音越发低沉:

    “他已经被迷惑,被挟制,被这个世界上最邪恶的存在操控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低落下去,眼神暗淡无光。

    仿佛荒漠里艰苦跋涉的虚弱旅人喝尽了最后一滴水,最终倒在了希望幻灭的海市蜃楼之前。

    在众人喘息交替的静默中,纳基放下了火把,萨克埃尔的身躯在墙上拉出一道长长的阴影。

    “迷惑?被王后?被灾祸?”

    好一会儿后,小巴尼才在他干涩的喉咙里憋出一句话:

    “你又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你就凭从发黄的旧纸堆里挖出来的只言片语,给为王后判定了罪状,为先王断下了死刑?”

    萨克埃尔回过神来,轻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那个夜晚。”

    他目光飘移不定,似是被勾起了回忆。

    “那个可怕的雨夜。”

    刑罚骑士用气声逼出这句话,让所有人背脊一寒。

    雨夜?

    “陛下以静思为名,驱散了所有随扈、仆从和卫士,包括保管着无上之盾与裁决枪的老队长和大巴尼。”

    “而他孤身牵着他的新王后,去赴那个令人难以置信的邀约。”

    王室卫队的众人们内心一紧。

    “什么邀约?”纳基忍不住开口。

    萨克埃尔的表情茫然了起来。

    像是迷失在过去的岁月里,无法走出曾经的阴影。

    “那个晚上,我紧紧攥着无上之剑,借助它的能力跟着他们来到神圣的群星之厅,躲在厅柱后的阴影里,大气也不敢出一口”

    刑罚骑士的瞳孔慢慢缩紧:

    “终于,我见到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地牢里很安静,只剩阑珊的火光映衬着破败的魔法塔旧壁,仿佛棺材入土后的死寂。

    小巴尼依旧神情僵硬,塞米尔抿紧了嘴唇,其他人疑惑地彼此对视。

    泰尔斯死死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“他们?”纳基不自觉地带上了一丝颤音。

    萨克埃尔没有看他,只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晚的暴风雨,大得连哨塔都能掀翻”

    昏暗的地牢里,萨克埃尔幽幽道出惊悚的往昔:

    “在电闪雷鸣、风雨交加的大厅露台上,两位神秘的客人毫无预兆、相继现身。”

    神秘的客人。

    毫无预兆的现身。

    就在十八年前的永星城。

    不。

    泰尔斯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开始加速。

    萨克埃尔的碎语夹杂在他失控的呼吸里,一沉一浮:

    “他们犹如传说中里降临人间的神灵,又像在极恶深渊里苏醒的恶魔。”

    神灵。

    恶魔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谁?”泰尔斯僵硬地开口。

    萨克埃尔突兀低头,生冷地瞥了泰尔斯一眼。

    让后者的心跳漏了一拍。

    几秒后,枯燥的嗓音才沙沙地从刑罚骑士几乎褪去血色的唇边传来:

    “那个男人,他从雨中显形,姿态优雅,举止自若,身上却干燥如故,整洁如新,风雨无侵的他傲慢地打量着复兴宫,仿佛看着棋局里迟早要被吃掉的死棋。”

    泰尔斯下意识地绷紧了身体。

    地牢里,骑士的昔日同僚们都目不转睛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而那个女人”

    萨克埃尔摇了摇头,眼中现出唯在他失常时才惊鸿一瞥的恐惧与忌惮:

    “当暴雨和狂风击打在她身上,那景象让你永生难忘:就像风雨瞬间陷入她如有活性的皮肤里,被吸收殆尽,点滴不留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放缓了呼吸,像是害怕吵醒沉眠中的凶兽。

    “他们或尊敬,或不屑地称呼王后她的真名:芙莱兰。”

    萨克埃尔莫名打了个寒战:

    “同样,我们的王后也像是重逢故旧一样,称呼他们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那两个同等禁忌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泰尔斯紧紧地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小巴尼带着喘息的声音打断了骑士的叙述:

    “守望人,你在说,不,你在指控陛下”

    但萨克埃尔的嗓音突兀而起,高声传扬:

    “那个大雨滂沱的晚上,我亲眼目睹!”

    小巴尼被他激得话语一顿。

    只见萨克埃尔的脸被火光照亮,唯独额上的烙印隐在暗中,现出一张一如既往坚毅漠然的面孔。

    “那一夜,由艾迪陛下作为见证,以星辰作为赌注。”

    刑罚骑士的声音似乎灌注了某种力量,吐字间带动着众人的血管轰然搏动。

    “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感官魔能师。”

    “气之灾祸。”

    “血之灾祸。”

    火光幽微,萨克埃尔再也不理他人的表情,冷冷咬字:

    “星辰至高国王与三大灾祸史无前例的盟约”

    “就此缔结。”

    那个瞬间,泰尔斯倏然睁眼!

    他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芙莱兰。

    这个名字,他听到过。

    就在六年前的龙霄城,在即将化为齑粉的盾区,在他抱着那个瑟瑟发抖的女孩,咬牙夹在两位可怕存在之间的时候。

    那时,身姿优雅,眼神冷漠的气之魔能师如是说道。

    泰尔斯冷汗涔涔,呼吸急促。

    但旁人已经无暇顾及他的失态。

    “你不明白,我们的陛下打破了怎样的禁忌。”

    地牢里,萨克埃尔抬起头,在越发紧张的众人面前寒声道:

    “他试图触及凡人不应觊觎的力量,企望以它来统治我们引以为豪的王国,统治我们在终结之战的废墟上建立起来的王国。”

    刑罚骑士复杂的目光扫过每一个听者,最终停在泰尔斯的脸上:

    “在言谈中,陛下甚至把他们,把那三个怪物称为他的”

    “三灾同盟。” (威尼斯人线上娱乐_威尼斯人线上娱乐_威尼斯人网上娱乐【权威认证】http://www.lishu123.com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
无主之剑的小说王国血脉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,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!
王国血脉最新章节王国血脉全文阅读王国血脉5200王国血脉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。版权归作者无主之剑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谢谢!
威尼斯人线上娱乐_威尼斯人线上娱乐_威尼斯人网上娱乐【权威认证】
博聚网